求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0692章 天秤

蜀汉之庄稼汉由求小说网(m.qiuxiaoshuo8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????“这里的部族都派出了人手?”
????秃发阗立极为敏锐地抓住了这个重点,他的脸上恰到好处地现出失望之色。
????“这么说来,这只怕是一场大战,也不知何时道路才能通畅。”
????小月胡部族首领似乎也有些同情对方。
????用着半生不熟的汉话建议道:“从这里向北,也可以到汉人的地方,说不定那里可以换到你们想要的东西。”
????秃发阗立谢过对方的指路,带着人离开了。
????那位首领看着这个年轻人有些落寞的背影,咂了咂嘴,摇了摇头。
????这个看起来很有野心的年轻人,看来应该是听到别人说陇右有珍贵的毛料,这才急冲冲地从西边的高山上下来交易。
????说不定还是把族里的牛羊都变卖了,这才攒够东西下来。
????若是白来一趟,只怕族里就过不下去,甚至还会被别人吞并。
????秃发阗立在天黑前带着人回到营地,后头的族人已经跟上来了。
????休整了一夜后,天刚蒙蒙亮,秃发部的青壮已经全部骑上了马。
????清晨的天气很冷,众人呼出的口气白茫茫一片,寒风刮到脸上和手上,如同刀刮一般。
????但对于不远数千里迁徙,冻死饿死了不少族人的秃发部来说,这并不算是什么困难。
????四千精骑,已经是秃发部全部的战力。
????他们分成三路,左右两路各一千人用于包抄,防止前面的部族逃跑,同时配合中路侧击。
????中间一路两千人,才是冲锋的主力。
????秃发阗立领着人,大声下令:“走!”
????蹄动如雷,铁骑一分为三,开始向前方驰去。
????小月胡部族的营帐开始出现在眼前。
????在这种天气下,营地里除了狗吠声,还没有太多的动静。
????即便是羊奴,也是缩在羊圈里,抱着羊取暖。
????地面隐隐的震动,终于让一个被冻得整晚睡不着的羊奴感觉有些不对。
????外面的狗开始叫唤起来,然后整个部族的狗都跟着狂叫。
????接着有人在骂骂咧咧,似乎是被狗叫声惊醒了,想要起来放掉身体里的水份。
????终于,一声凄厉的叫声传来。
????黑压压的兵线开始出现在部族的外头,地面的震动越发地明显起来。
????虽然天还没全亮,但光听声音就知道,这是大量骑兵才有的声音。
????小月胡的部族营地人声吵杂起来,不少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跑出营帐想要看个究竟。
????但秃发部骑兵已经冲到了眼前,他们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,直接冲进了营地内。
????小月胡部族首领衣冠不整地从房屋里走出来,还没等他看清外头的情况,眼前就冲过一个高大的黑影。
????然后他就觉得自己高高飞起,俯瞰到整个营地。
????只见数不清的骑兵冲过了外围的营帐,来到泥土筑成的房屋前。
????不少人开始下马,提着兵器踹开房门,闯了进去。
????族里的大部分精壮都被派去了狄道那边,根本没有办法抵抗这支不知名的敌人,只能任由他们四处肆虐。
????部族首领刚想到这里,飘在高空中的脑袋就落到了地上……
????秃发阗立手中的长刀血淋淋的,这是几年前与冯郎君进行白马之盟时,冯郎君亲自送给自己的。
????很锋利,很好用,乃是难得的宝物。
????他一直很爱惜,视若珍宝。
????日头升起,雾气散去。
????一边倒的屠戮才停了下来。
????进入开春,冰雪已经开始有融化的迹象,再加上热血一洒,还有马蹄的来回践踏,小月胡部族的营地里,地面有些泥泞。
????秃发部在欢呼着。
????一批批的牛羊,数量上千的女人,还有藏在房子里的粮食,足够让他们享受上好久。
????更重要的是,这个部族根本没有多少青壮,所以对于他们的突然袭击,几乎毫无抵抗能力。
????秃发匹孤饱经风霜的脸上亦是露出笑容。
????只见他对着秃发阗立说道:“涂孤,你的建议是对的,只要再洗劫几个这样的部族,我们今年的粮食和牛羊就不用担心不够吃。”
????秃发阗立脸上亦是止不住的兴奋之色:“大人,我已经问过了,这里的部族大多都派出人手去围攻狄道。”
????“那里现在是魏人的城邑,他们这个时候根本来不及回来。所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继续向北,洗劫那些没有精壮保护的杂胡。”
????“等狄道那边的杂胡回来,我们早就赶着他们的牛羊和女人走了。”
????旁边的人听到这个话,忍不住地说道:“少君长,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打败他们,然后在这里放牧?”
????秃发阗立摇头道:“我们秃发部现在还不够强大。听说围攻狄道的杂胡有三万多人,我们只有四千人,打不过他们。”
????秃发匹孤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现在他们只是一时联合起来,等他们攻打狄道失败,自然就会散开。”
????“到时候,我们说不定就可以尝试把他们一一击败。”
????秃发阗立眼睛一亮:“大人说得有道理,所以我们需要继续等待机会。”
????“万一狄道被攻下了,那怎么办?”
????有人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。
????“那也没有关系。”秃发阗立自信道,“杂胡就算能占据狄道,那也只是趁着魏人和汉人打仗的机会罢了。”
????“陇右那边已经被汉人占领了,我正好认识汉人的一个贵人,到时候我再去东边打探一下。”
????“按照汉人以往的做法,他们绝对是不可能让杂胡占据城邑的。到时候我们可以答应给汉人帮忙,说不得还可以从汉人那里得些好处。”
????最开始迁到西海的时候,不正是帮了魏人的忙,所以才能在那边立足?
????秃发匹孤自然知道秃发阗立所说的贵人是谁。
????当下就有些担心地说道:“你和那个冯郎君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,又怎么去找他?”
????“大人不用担心,当初那冯郎君曾对我说过,若是沮县寻不得他,那就去汉中南乡,若是汉中南乡寻不得他,那就去锦城的冯庄。”
????“到时候我只要去那几个地方打听一下,自然就知道他的下落了。”
????秃发部的几个主要头目商量完毕,同时又分配了人前去东边,注意戒备狄道杂胡主力回来,然后这才散去。
????不一会儿,只听得各人的营帐里响起了女人的惊呼声。
????陇西枹罕和河关地区的羌胡
????inject()
????联合起来,围攻狄道,最初是为了抢掠些粮食和财物。
????最后看着声势越大,魏人又没有派出援兵的意思,于是就有有心人提出口号,欲重立河首平汉王。
????正当他们越发大胆的时候,东边某个姓冯的家伙已经准备在开春后,绕过洮水,抄他们的老巢。
????哪知还没等他行动,秃发部已经越过了大河,抢先一步,直接冲进陇西枹罕一带,烧杀抢掠。
????族中精壮全集中在狄道的羌胡部族,如同一个个被剥了皮的羔羊,凭由秃发部享受着美味。
????与兴奋无比的秃发部相反,凉州的武威郡郡治姑臧县的一个小院里,气氛却是有些压抑。
????凉州太守徐邈步伐匆匆,越过前庭,径入内院。
????在仆人带领下,进入一个房间。
????房间里弥漫着浓烈的药汤味。
????只见榻上正躺着一人,正是郝昭。
????“伯道!伯道你怎么了?”
????徐邈急步上前,弯下身子,低声问道。
????躺在榻上的郝昭听到有人呼唤,吃力地睁开眼,用有些呆滞的目光望向徐邈。
????只见他脸色苍白,眼中还带着好些血丝,嘴唇因长期干燥而裂出了口子。
????“是明公啊……”
????郝昭嘴唇动了动。
????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突然就病成这样?”
????徐邈看到他这模样,连连急声说道。
????前些日子才从西平那边传来消息,说是郝昭生病,欲至武威休养,哪知没过几天,就变成了病重。
????实是让徐邈措手不及。
????“如今蜀虏势大,羌胡异动,凉州不安,将军久镇河西,吾正是需要将军相助之时,将军怎么就突然倒下了?”
????徐邈握住郝昭的手,悲切地说道。
????郝昭吃力地咳了几声:“命之不可知,数之不可测也。某久为将军,知将难为。”
????“某镇河西十数载,屡镇羌乱,虽是为国事,但错杀者亦难以计数。更别说数次挖掘冢墓,取其木做为攻战的器械。”
????“去年领凉州子弟出征,因某之失误,回来者不过十之四五,某心里实是心有愧疚。”
????“这些日子以来,吾常梦见冤魂索命,这大概就是以往所为之报应吧。”
????徐邈一听,连忙安慰道:“伯道莫要起这等念头,我这就去让人去寻良医,即便是寻遍全凉州,亦要为你治好病。”
????郝昭苦笑一声:“我知自己命数将尽,刺史无须再枉费人力财力。如今凉州不安,刺史所要全力注意者,乃是东边的蜀虏。”
????“若是以某一将死之人而累国事,某即便是到了地下,亦是难安。”
????说到这里,郝昭仿佛恢复了一些力气,脸上也有了神采:“如今凉州与中国断绝,明公当以驱逐蜀虏复通中国为念。”
????“不然时日越久,蜀虏旁窥,胡人亦有乱心,只怕凉州不得久撑。”
????徐邈看到郝昭这般模样,只得顺着他的话头。
????“吾已知矣!只是吾才来凉州一年,诸事未明。伯道镇守河西十数载,不知可有教我之处?”
????“明公自到凉州,开渠水,垦耕种,收民心,服羌胡,自有举措,某有何能,敢教明公?所能提者,不过是些许愚见罢了。”
????“伯道请讲。”
????郝昭越发地有精神起来:“明公,蜀虏欲进凉州,不过两条路。一条是自南安至榆中,一条是经狄道进金城和西平。”
????“以一州之地抗蜀人,何其难也?除却要联系东边关中,让蜀人不得轻易举国西进外,还要借羌胡之力。”
????“陇西羌乱,吾迟迟未派兵前去平叛,一是凉州兵力不足,二是欲以羌胡为隔,阻止蜀虏走狄道进凉州。”
????郝昭说着,眼睛开始发亮:“只要羌胡断了狄道,蜀虏就必须先平羌乱,才能从那里过来。”
????“所以在吾之后,明公可令金城守将,只管紧守金城西平,莫要轻易进入陇西。若是蜀虏敢轻易进军狄道,我们再伺机击之。”
????徐邈听了,点头道:“吾记下了。只是凉州除伯道外,可有可用之人?”
????“凉州多将,明公只要多加留心,岂会寻不得可用之人?”
????郝昭回答道,“将军鹿磐,去年同某同斩麹英,明公可令其守西平。西域戊己校尉张恭,其子张进,其从弟张华,皆是名震西州。”
????“如今东有大敌,且不通中国,明公可事急从权,以刺史之命调其回东面,防蜀虏西进。”
????徐邈大喜:“若是伯道不提张恭,吾几忘西州尚有忠烈一族。”
????汉末河右扰乱,隔绝不通。敦煌太守马艾卒于任上,府上又无郡丞。张恭乃是功曹,素有学行,郡人推行长史事。
????张恭乃遣其子张就东行,请见武皇帝,欲请武皇帝派新太守至敦煌就任。
????时西平郡麹演、酒泉郡黄华、张掖郡张进叛乱,企图与敦煌郡联合,因此黄华在半路上动持了张就,欲逼迫张家父子就范。
????张就誓死不从,乃使人密信张恭:
????大人治理敦煌郡,忠义之心,昭示天下,岂能因为儿子在困境中而改变初衷?
????如今朝廷大军很快就要抵达这里,大人应率兵从后牵制黄华。
????希望父亲不要因为爱儿子这等小爱,而误了国事,这样只会使儿子饮恨黄泉。
????张恭得到张就的信后,立即派遣从弟张华攻酒泉沙头、乾齐二县。
????自己又亲自领大军随其后策应。
????另派铁甲骑兵二百人及敦煌的属官,沿着酒泉北塞,径出张掖北河向东,迎接新任郡太守。
????张掖的张进被郝昭等人攻击,酒泉黄华企图救援,又顾忌西部张恭的部队攻击后路,所以在进退两难之下,只好投降。
????张就也因此保全了性命。
????张家三人,皆受到封赏。
????郝昭当年与张恭东西两面配合,平了凉州三郡之乱,自然对张家三人印象深刻。
????徐邈想起这桩陈年往事,所以这才说张家乃是西州忠烈一族。
????“只是伯道,张家乃是敦煌郡豪族,当年文皇帝征张恭入朝,授以侍臣之位,张恭以病而辞,留在敦煌。”
????徐邈却是说起一事,“此乃凉州人固有的做派,却不知其人当真能委以重任耶?”
????郝昭长叹了一口气:“明公,如今凉州已危如累卵。蜀虏若是西进,凉州则必遭战乱之苦。”
????“而且如今中国,大魏才是正统,蜀人不过虏寇,张恭又岂会不明白这些?”
????“到时明公再加陈说以利害,蜀虏不过是大魏的十一,日后关东百万大军,定会横扫陇右蜀虏,重联凉州。”
????“想来张家自会知道如何选择。”
inject()

求小说网(m.qiuxiaoshuo8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qiuxiaoshuo8.com